重读经典:(六)毛泽东著作10篇文章中的精彩片段
时间:2020-03-30 来源:红歌会
分享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的“航船”“朝日”“婴儿”

  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个革命根据地在井冈山建立后,条件非常恶劣,有人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问“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毛泽东1930年1月5日写的一封长达7000的回信,就是这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形象生动地指出:大革命失败以后,“剩下的一点小小的力量,若仅仅依据某些现象来看,自然要使同志们(作这种看法的同志们)发生悲观的念头。但若从实质上看,便大大不然。用得着中国的一句老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就是说,现在虽然只有一点小小的力量,但是它的发展会是很快的。它在中国的环境里不仅是具备了发展的可能性,简直是具备了发展的必然性,这在五卅运动及其以后的大革命运动已经得了充分的证明。”

  在信的结尾,他这样写道:“所谓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快要’二字作何解释,这点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的问题。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颠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在这里,毛泽东使用了三个排比:“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看这样的文字,很难想象它出自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之笔端。更难想象的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个预言,19年后就实现了——一个崭新的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

  《别了,司徒雷登》的两个片段

  《别了,司徒雷登》是毛泽东1949年8月18日为批驳美国国务院发表的《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的白皮书而为新华社写的一篇评论。单看诙谐的标题就能一下子吸住读者的眼球。

  新中国将如何面对美国的封锁?毛泽东写道:“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民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反动派,对于我们,不但‘以死惧之’,而且实行叫我们死……留给我们多少一点困难,封锁、失业、灾荒、通货膨胀、物价上升之类,确实是困难,但是比起过去三年来已经松了一口气了。过去三年的一关也闯过了,难道不能克服现在这点困难吗?没有美国就不能活命吗?”

  新中国不怕美国的封锁威胁,美国大使又该怎么办呢?毛泽东写道:“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如鸟兽散。司徒雷登大使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一队一队地走过,工人、农民、学生―群一群地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们也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等人一道喊口号,讲革命。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夹起皮包走路。”

  后来的历史事实是,美国对新中国的封锁,不是“十年八年”而是20多年。结果呢,正如毛泽东所说,没有美国中国照样活命,而且在美国的封锁中,原子弹爆炸了,卫星上天了。20多年不承认中国存在的美国主动来同中国建交了。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和“有的放矢,无的放矢”

  1942年2月1日在中共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的毛泽东发表了一篇演说——《整顿党的作风》,后来成了中共党史上极为重要的文献。

  毛泽东说:“对以前的错误一定要揭发,不讲情面,要以科学的态度来分析批判过去的坏东西,以便使后来的工作慎重些,做得好些。这就是‘惩前毖后’的意思。但是我们揭发错误、批判缺点的目的,好像医生治病一样,完全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把人整死。一个人发了阑尾炎,医生把阑尾割了,这个人就救出来了。任何犯错误的人,只要他不讳疾忌医,不固执错误,以至于达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而是老老实实,真正愿意医治,愿意改正,我们就要欢迎他,把他的毛病治好,使他变为一个好同志。这个工作决不是痛快―时乱打一顿,所能奏效的。对待思想上的毛病和政治上的毛病,决不能采用鲁莽的态度,必须采用‘治病救救人’的态度,才是正确有效的方法。”

  毛泽东又说:“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和中国革命实际,怎样互相联系呢?拿一句通俗的话来讲,就是‘有的放矢’。‘矢’就是箭,‘的’,就是靶,放箭要对准靶。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革命的关系,就是箭和靶的关系。有些同志却在那里‘无的放矢’,乱放―通,这样的人就容易把革命弄坏。有些同志则仅仅把箭拿在手里搓来搓去,连声赞曰:‘好箭!好箭!’却老是不愿意放出去。这样的人就是古董鉴赏家,几乎和革命不发生关系。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箭,必须用了去射中国革命之的。这个问题不讲明白,我们党的理论水平永远不会提高,中国革命永远不会胜利。”

  “惩前毖后”和“治病救人”,这两个古今用语的意思,本来毫不相干,毛泽东却把它们巧妙地搭配在一起,产生了全新的意义。“有的放矢”和“无的放矢”被他演化出了生动的画面。世人都公认毛泽东是“语言大师”,其实,言为心声,没有美妙的心灵,哪有美妙的语言?

  “信神呀,还是信农会?”

  这是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提的一个问题。他写道:

  “信八字望走好运,信风水望坟山贯气。今生几个月光景,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一齐倒台了。难道这几个月以前土豪劣绅贪言污吏还大家走好运,大家坟山都贯气,这几个月忽然大家走坏运,坟山也―齐不贯气了吗?土豪劣绅形容你们农会的话是:‘巧得很罗,如今是委员世界呀,你看,屙尿都碰了委员。’的确不错,城里、乡里、工会、农会、国党、共产党无一不有执行委员,确实是委员世界。但这也是八字坟山出的吗?巧得很!乡下穷光蛋八字忽然都好了!坟山也然都贯气了!神明吗?那是很可敬的。但是不要农民会,只要关圣帝君、观音大士,能够打倒土豪劣绅吗?那些帝君、大士们也很可怜,敬了几百年,一个土豪劣绅不曾替你们打倒!现在你们想减租,我请问你们有什么法子,信神呀,还是信农会?”

  如果不用这种通俗易懂的大众语言,而用马克思主义的深奥的哲学语言,向广大农民宣传无神论,效果会一样吗?

  把发行《参考消息》比作“种牛痘”

  50年代,中国创刊了只向高级干部发行的内部报纸《参考消息》。上面刊登的文章中,有些来自敌对国家,其中有歪曲事实丑化社会主义制度的报道和攻击中国共产党的言论。毛泽东却决定扩大发行。1957年1月27日,毛泽东在《在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中说:

  “现在,我们决定扩大发行《参考消息》,从两千份扩大到四十万份,使党内党外都能看到。这是共产党替帝国主义出版报纸,连那些骂我们的反动言论也登。为什么要这样做呢?目的就是把毒草,把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摆在我们同志面前,摆在人民群众和民主人士面前,让他们受到锻炼。不要封锁起来,封锁起来反而危险。这―条我们跟苏联的做法不同。为什么要种牛痘?就是人为地把―种病毒放到人体里面去,实行‘细菌战’,跟你作斗争,使你的身体里头产生一种免疫力。发行《参考消息》以及出版其他反面教材,就是‘种牛痘’,增强干部和群众在政治上的免疫力。”

  没有宽广博大胸怀的人,这样做是非常之难的。为了“增强干部和群众在政治上的免疫力”,毛泽东认为,把反对共产党的言论“封锁起来反而危险”,他要求高级干部用这些反面言论当教材,时刻提醒自己,反省自己。只要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就不怕任何人攻击谩骂。这里顺便说一下,研制出牛痘疫苗的人叫爱德华·詹纳,是200年前的英国医生,如果没有他,人类不知还有多少人因出天花而成为麻子。

  “真正的铜墙铁壁”

  《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是1934年1月27日毛泽东在江西瑞金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讲话中的一部分。文中有一段话的设问与回答十分精彩:“国民党现在实行他们的堡垒政策,大筑其乌龟壳,以为这是他们的铜墙铁壁。同志们,这果然是铜墙铁壁吗?一点也不是!你们看,几千年来,那些封建皇帝的城池宫殿还不坚固吗?群众一起来,―个个都倒掉了。俄国皇帝是世界上最凶恶的―个统治者;当无产阶级和农民的革命起来的时候,那个皇帝还有没有呢?没有了。铜墙铁壁呢?倒掉了。同志们,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是群众,是千百万真心实意地拥护革命的群众。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完全打不破的。反革命打不破我们,我们却要打破反革命。在革命政府的周围团结起千百万群众来,发展我们的革命战争,我们就能消灭一切反革命,我们就夺取全中国。”

  在这里,围绕着“什么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毛泽东一连用了五个设问句,句句起波澜,一问一答,扣人心弦。最后揭示出了一个打天下、得天下的秘诀: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因为他们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磨刀子”和“摘桃子”

  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局势和我们的方针》中,毛泽东把蒋介石的反动武装形象地比作“刀子”。他写道:

  “看到人家手里拿着东西了,我们就要调查一下。他手里拿的是什么?是刀。刀有什么用处?可以杀人。他要拿刀杀谁,要杀人民……中国人民也有手,也可以拿刀,没有刀可以打一把。中国人民经过长期的调查研究,发现了这个真理……我们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绝不让国民党轻轻易易地占我们的地方,杀我们的人……现在蒋介石已经在磨刀了,因此,我们也要磨刀。人民得到的权利,绝不允许轻易丧失,必须用战斗来保卫。”

  为了说明抗战胜利后的成果归属,毛泽东又形象思维地阐明了共产党的方针。他写道:

  “抗战胜利的果实应该属谁?这是很明白的。比如一棵桃树,树上结了桃子,这桃子就是胜利果实。桃子该由谁摘?这要问桃树是谁栽的,谁挑水浇的。蒋介石蹲在山上―担水也不挑,现在他却把手伸得老长老长地要摘桃子。他说,此桃子的所有权属于我蒋介石,我是地主,你们是农奴,我不准你们摘。我们在报上驳了他。我们说,你没有挑过水,所以没有摘桃子的权利。我们解放区的人民天天浇水,最有权利摘的应该是我们。”

  毛泽东就有这种本事:他说出的道理,让人心服口服。有透彻的思想,才能把道理说透彻。

  警钟长鸣的新名词“糖衣炮弹”

  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中,毛泽东写道:“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因为胜利,人民感谢我们,资产阶级也会出来捧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

  他还告诫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在过了几十年之后来看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就会使人们感觉那好像只是—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剧是必须从序幕开始的,但序幕还不是高潮。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遗憾的是,解放后,被糖衣炮弹击中的官员,倒了一批又一批。1989年“6·4风波”平息之后,6月16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一文中明确指出:“惩治腐败,至少抓一二十件大案,透明度要高,处理不能迟。在这次事件中,没有反对改革开放的口号,口号比较集中的是反对腐败。”“由于腐败现象的滋生,使一部分群众对党和政府失去了信心。”“不惩治腐败,特别是党内的高层的腐败现象,确实有失败的危险。新的领导要首先抓这个问题,这也是整党的一个重要内容。”“惩治腐败的问题,请你们专门议一下。”“还有一点,常委会的同志要聚精会神地抓党的建设,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

  1984年至2006年,我是一家地方党报的负责人,那时各行各业都有塌方式的腐败,但公开报道很有限,军队里的腐败案更是不能曝光。党的十八大之后,全国掀起了“反腐风暴”,新华社在长篇通讯《习近平:新时代的领路人》里,公开报道了习总书记关于腐败问题的多次讲话,他说:“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军队干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否则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13亿人民。” 中共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腐败分子实行零容忍,老虎苍蝇一起打,拿下440名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和其他中管干部,处分150多万人,追回外逃人员3400多人。全军查处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军级以上干部100多名,包括两名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枪林弹雨中为缔造新中国而牺牲的将军数量。腐败问题的危害性,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有解决腐败为什么会愈演愈烈这个根本问题,才能从根本上防止糖衣炮弹的袭击,乃至摧毁糖衣炮弹。

  《反对党八股》直指文风中的传染病

  “党八股”是毛泽东创造的又一个新名词。《反对党八股》是他1942年2月8日在延安干部大会上的长篇演讲,是毛泽东最为经典的作品之一。他列举了党八股的“八大罪状”:一、空话连篇,言之无物;二、装腔作势,借以吓人;三、无的放矢,不看对象;四、语言无味,像个瘪三;五、甲乙丙丁,开中药铺;六、不负责任,到处害人;七、流毒全党,妨害革命;八、传播出去,祸国殃民。他写道:“现在许多人在提倡民族化、科学化、大众化了,这很好。但是‘化’者,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谓也;有些人则连‘少许’还没有实行,却在那里提倡‘化’呢!所以我劝这些同志先办‘少许’,再去办‘化’,不然,仍旧脱离不了教条主义和党八股,这叫做眼高手低,志大才疏,没有结果的。例如那些口讲大众化而实是小众化的人,就很要当心,如果有一天大众中间有一个什么人在路上碰到他,对他说:‘先生请你化一下给我看。’就会将起军的。如果是不但口头上提倡提倡而且自己真想实行大众化的人,那就要实地跟老百姓去学,否则仍然‘化’不了的。有些天天喊大众化的人,连三句老百姓的话都讲不来,可见他就没有下过决心跟老百姓学,实在他的意思仍是小众化。”

  姬瑞环在《毛泽东的写作艺术》一书中说:“《反对党八股》是毛泽东的一篇令人拍案叫绝的雄文,他把写作艺术发挥到了极至。他嬉笑怒骂、机智灵活、生气勃勃、妙语连珠,尽现创造精神。尽管文章产生在延安整风时期,但是其深刻的思想内容至今仍然是指导文章写作实践的重要法宝,其语言艺术方面的卓越成就将永远放射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毛泽东选集》中有专门解释“党八股”这个词的条目:“党八股是指在革命队伍中某些人在写文章、发表演说或者其他宣传工作的时候,对事物不加分析,只是搬用一些革命的名词和术语,言之无物,空话连篇。”唯有真实、简明、生动的文章、演说、文件和宣传品,才能打动人心。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诸位代表先生们,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中国人从来就是一个伟大的通用性的勤劳的民族,只是在近代落伍了。这种落伍,完全是被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反动政府所压迫和剥削的结果。

  我们的革命工作还没有完结,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运动还在向前发展,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帝国主义者和国内反动派决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他们还要作最后的挣扎。在全国平定以后,他们也还会以各种方式从事破坏和捣乱,他们将每日每时企图在中国复辟。这是必然的,毫无疑义的,我们务必不要松懈自己的警惕性。

  随着经济建设的高潮的到来,不可避免地将要出现一个文化建设的高潮。中国人被人认为不文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将以一个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现于世界。

  我们的国防将获得巩固,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在英勇的经过了考验的人民解放军的基础上,我们的人民武装力量必须保存和发展起来。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

  让那些内外的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罢,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罢,中国人民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是1949年9月21日,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发表的开幕词《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片段。在同月30日,他为这次会议起草的宣言中指出:“当着我们举行会议的时候,中国人民已经战胜了自己的敌人,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四万万六千万中国人现在是站立起来了,我们民族的前途是无限光明的。”从此,“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从此,任何帝国主义者再也不敢侵略我们的国土了;从此,在中国的任何角落,再也没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招牌了;从此,几千年都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劳苦大众,开始有共同富裕的资格了……全篇演讲,雷霆万钧,气势磅礴,洋溢着历经艰难困苦的中华民族,获得新生的无比自信自强的喜悦与豪迈!